圖片轉載自網路
《我殺了他》東野圭吾  


繼上次的《誰殺了她》之後,東野圭吾再次挑戰讀者。

感覺上,又是一部接近於神作的作品,書名與內容搭配得很好,我殺了他,起初我以為書名是兇手的自白,而內容以第三人稱敘述,結果看了並非如此,是一種讓我覺得很新鮮的模式。

本書採用了第一人稱接龍的方式,讓神林貴弘、雪屜香織以及駿河直之輪流以自己的視角來敘述整個事件的過程,整個過程相當流暢,幾乎沒有重複過的地方,以一種不一樣的方式來呈現神的視角。

而且這三個人,正好就是整個案件的嫌疑犯,每個人都有機會下毒,而形成了「我殺了他」這個書名,作者的構思以及取這個書名的想法我很喜歡,充滿創意,然而這個「我」,必須要靠讀者自行找出來。

在 我看過的加賀恭一郎系列中,似乎都沒什麼特別複雜的詭計,取得兇器的途徑或是殺人手法,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,不過,卻往往因為人心作祟,而導致局面變得 相當複雜。例如前一次的《誰殺了她》,關鍵在於左手或右手的慣用。而這次,每個人都有十分正常的下毒機會,可是卻因為嫌犯互相利用對方的心理,造成了讓人 摸不著頭腦的難局。

尤其,不曉得為什麼,最後爆點一直出來的時候,突然讓我有一種想要笑出來的衝動。這種笑難以形容,基本上,是出自於驚 訝的時候,那種「豈有此理」、「沒想到還有這招」,還有「有意思」的感覺,但同時,局面變得更加複雜,又多了幾種「怎麼會這樣」、「完全搞不懂啊」的感 覺。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,好像突然能夠體會,為什麼湯川學總是會有在大笑之後,接上「完全沒有頭緒」這句話的反應了。如果湯川學當時的心理狀態,也是 類似如此複雜的話,只能說,劇組對於這個設定真的是觀察入微啊!

好像有點離題了XD不過感想也說得差不多了,就來整理一下對案件的看法,以下大劇透!

 

 

 

首先,這個書名叫做《我殺了他》,如果仔細一看的話會發現,本書是以神林貴弘為開頭,也是以神林貴弘作為結束,那麼,「我殺了他」的兇手就是……神林貴弘!

好啦!別鬧了XD其實這是我無意間發現的,不過作者或許在這其中暗藏玄機也不是沒有可能的。

在浪岡准子過世的那天,雪屜跟駿河都聲稱自己只拿了一顆毒膠囊,先假定兩人都沒說謊,他們確實只各自拿走一顆。

再 來,婚禮那天,藥罐的走向是,美和子拿給雪屜,然後雪屜又交給駿河,這兩個人都有機會下毒,但事實證明,兩個人都沒有下毒,雪屜的帶在身上,最後交給了加 賀,駿河則是連同恐嚇信一起交給神林貴弘,而神林貴弘把膠囊交給加賀,證明雪屜跟駿河的膠囊都沒派上用場,如果他們兩人確實沒有說謊,那麼,這兩個人的嫌 疑可以排除了。

其實在一開始,穗高發現藥罐裡多了兩顆膠囊時,我就覺得這其中大有文章,可惜後來還是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了,一直到加賀提起時才想起來,而這個事件則是神林貴弘取得毒膠囊的途徑。

在這個案件中,如果說要成功執行這個殺人計畫,那兇手取得膠囊的數量,至少需要兩顆,按照雪屜與駿河的自我描述,他們確實只拿了一顆,所以說,只有一個人有辦法拿到至少兩顆膠囊,而那個人也執行了,那個人就是這次的兇手,也就是神林貴弘。

神林貴弘在准子調換毒藥之後,上前去偷走了兩顆,並找了小動物嘗試其毒性,其中一顆留著犯案用。兇手為什麼是他?我沒有決定性的證據,不過感覺可以在作者的描述中判斷出來。

一 開始,就顯示出神林貴弘很重視他的妹妹,並且也想得到對方的重視,一心一意想得到對方,想要阻止妹妹嫁給穗高,甚至還有想把妹妹佔為己有的強烈慾望。而在 最後一段,美和子說不管兇手是誰都無所謂,她只想知道真相。在這一段,神林貴弘又有一段心境的描述,不曉得怎麼形容,感覺就像是看透了美和子的心理,並且 對她非常失望,自己這麼努力想要捍衛妹妹,就算自己為了妹妹而殺人,對方也不會在乎自己。

感覺這一段暗示了神林貴弘就是兇手,當然,加賀還亮出了最終的王牌,美和子的皮包、藥盒以及藥罐上有指紋,雖然對讀者來說,根本就無法得知上面的指紋是誰的,但是加賀說,並非美和子跟穗高的,卻是屬於任何人的,但是那個人的指紋在上面卻會不顯得很奇怪。為什麼?

這點就可以從自己的立場來考慮,在平常生活中,自己的物品上,除了自己的指紋之外,還會有誰的指紋?親人。為什麼?因為自己與親人最親密,所以就算自己的物品上有親人的指紋,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地方,因為是自己最親近、親密的人。

然而,美和子去除雪屜這些工作上的夥伴,以及有點陌生的駿河之外,與她最親近、親密的人是誰?神林貴弘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Tom

Oreki的世界

To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